完善碳市場還要走好這幾步

發表時間:2022-02-18 11:16作者:吳潔來源:光明日報

【環保筆談】

  作者:吳潔(國網英大集團金融研究所副所長)

  2021年12月31日,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第一個履約周期順利結束。按履約量計,履約完成率為99.5%。12月31日收盤價54.22元/噸,較7月16日首日開盤價上漲13%,市場運行健康有序,交易價格穩中有升,促進企業減排溫室氣體和加快綠色低碳轉型的作用得到初步顯現。

  碳排放權交易是國際社會應對氣候變化的重要政策安排,也是減排成本最低、效果最好的市場化機制手段。我國碳市場發展模式高度契合國家應對氣候變化的立場和戰略,先有區域試點,后有全國性市場,雖起步晚但規模大,發展路徑特色鮮明、循序漸進。

  碳達峰碳中和是中國向國際社會作出的莊嚴承諾。碳市場作為我國“雙碳”行動的重要標志性舉措,被賦予了風向標意義,備受國際社會關注。自2021年7月全國碳市場鳴鑼開市,首個履約周期覆蓋約45億噸二氧化碳排放量,共納入發電行業重點排放單位2162家,一舉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碳市場。從全國碳市場運行的情況來看,總體呈現平穩有序態勢,但也要看到,與預期目標相比,碳市場的功能尚未充分顯現,價格作用尚待進一步發揮,金融屬性尚有一定差距,甚至出現了一些企業參與交易的主動性不夠、日常交易量偏低、履約期大幅增長的現象。

  究其原因,筆者認為有以下幾點:

  首先,在全國碳市場的第一個履約周期,首批納入的2162家發電企業的碳配額免費分配且相對寬松。部分納入交易的重點排放企業對于碳配額作為一種新資產形式的認識還不到位,碳資產管理的方法和手段有所欠缺,日常經營中未能對碳交易進行統籌合理安排,導致出現了臨近履約期末開始集中交易的現象。

  其次,碳價是碳市場運行的核心。碳市場的合理定價需要有清晰的總量,并基于總量對碳配額進行交易形成價格。碳價格的形成,宏觀上取決于碳減排與穩增長之間的有效平衡,微觀上取決于碳配額等交易品種的供需情況,既不宜過高也不宜過低——過高易導致減碳成本難以擔負,過低易導致減碳積極性難以激發。我國碳市場價格僅為歐盟碳市場價格的十分之一,通過價格作用引導社會資源向碳減排領域傾斜的功能尚未充分顯現,還需一個漸進過程,預計長期碳價格會呈現前低后高的趨勢。

  再次,目前碳市場交易產品主要為碳配額和核證自愿減排量(CCER),尚未有碳期貨、碳配額融資、碳資產管理等金融產品的支撐。根據物權法定原則,碳排放配額的權利性質在立法層面未有定論,碳配額質押登記缺少物權效力,在金融市場上仍需金融機構或政府部門做增信背書,難以形成標準化金融產品,導致流動性不強,不利于進行有效的價格發現和風險規避。

  此外,社會各界對碳市場作用的重視程度仍有待進一步提升。需要認識到的是,碳市場本質上具有金融屬性,可以發揮金融的資源配置、風險管理和市場定價三大功能,把碳排放所造成的負外部性進行企業的內部化,達到直接控制特定行業溫室氣體排放量的目標。同時,碳市場可以對碳減排進行價格發現和傳導,提供有效的價格激勵信號,為減排資金進行期限轉換和風險管理,鼓勵金融機構支持綠色融資,引導社會資本向節能環保、清潔能源、綠色產業、科技創新等領域有效配置,引領經濟社會全面綠色低碳轉型發展。

  此前,黨中央、國務院已印發相關文件,對加快建設完善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作出了頂層設計。下一步,隨著“雙碳”“1+N”政策體系的建立健全與推進落地,全國碳市場的配額機制將具有更加科學合理的支撐,可以考慮探索建立配額總量遞減、有償發放和國家儲備調節相配套的總量分配機制,有序納入更多減排行業、參與機構和交易品種,從而推動全國碳市場高質量建設運營。

  為此,筆者提出三點建議:其一,統籌建立碳排放相關法規制度體系和核算標準體系,規范第三方機構,為碳交易企業提供專業的碳核算、碳配額和CCER交易、碳資產管理、碳減排方法學開發等服務,促進提升碳管理能力。其二,支持金融機構參與碳交易,增強碳市場活躍度,鼓勵金融機構穩妥慎重地創新碳金融形式,明確碳排放權的法律性質,在為碳金融產品提供政策依據的同時,強化相關風險防范,守住風險底線。其三,推動碳市場與電力市場、用能權市場、資本市場的聯動,將碳價有效傳導至用電、用能、資本等價格,更好地發揮市場助推器和催化劑作用,有效激勵碳減排,從而更好地為實現“雙碳”目標保駕護航。

  《光明日報》( 2022年02月18日 12版)


分享到:
全媒體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