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月8015億元“落袋”,意味著什么?

發表時間:2022-05-24 16:39來源:新華網思客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公共收入研究中心副主任 梁季


工人在裝配汽車儀表中控。新華社記者 宋為偉 攝

  近日,國家稅務總局公布數據顯示,自今年4月1日大規模留抵退稅政策實施以來,4月1日至30日,全國已有8015億元增值稅留抵退稅款退到145.2萬戶納稅人賬戶。加上此前出臺的留抵退稅政策退稅1233億元,今年1至4月全國共有9248億元退稅款退到納稅人賬戶。

  首月就有8015億元留抵退稅款“落袋”,反映了國家怎樣的考量?增值稅留抵退稅和減稅降費有什么不同?未來我國稅制改革在完善收入分配方面如何發力?思客特邀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公共收入研究中心副主任梁季深度解析。

8015億元和145.2萬戶納稅人,您如何看待這兩個數據?反映了國家怎樣的考量?

  梁季:8015億元和145.2萬戶納稅人這兩個數據說明退稅力度大、受益面廣。2021年全年國內增值稅收入6.35萬億元,8015億元占2021年國內增值稅收入的比重已達12.3%。涉及到的145.2萬戶納稅人在我國全部增值稅一般納稅人中的占比為11.7%。

  我認為,這充分彰顯了國家保市場主體、保就業的決心,繼續堅持以減稅降費降低中小企業負擔、扶持中小企業發展的政策主基調。

增值稅留抵退稅和減稅降費有什么不同?

  梁季:與以往的減稅降費相比,這次留抵退稅有以下幾個特征:第一,不但不繳稅而且還退稅,這樣對緩解企業現金流是大有好處的。第二,這也為未來完善我國增值稅制度改革積累了試點經驗。增值稅留抵退稅制度是實現納稅人不承擔增值稅負擔、實現徹底“消費型”增值稅的前提保證。

為小微企業紓困,未來財稅政策要如何著力?

  梁季:總體而言,財稅政策要從穩定預期、提振信心,切實降低企業成本負擔、解決企業融資和現金流等問題入手。這就要求政策要具有連貫性和可預期性。今年年初出臺的各項減稅、緩繳社保費等政策要不折不扣地落實,確保政策紅利盡早享受,應享盡享。同時,各級政府應安排專項財政資金,幫助解決中小企業的房租和融資等問題。

未來我國稅制改革在完善收入分配方面如何發力?

  梁季:談及強化稅收調節作用,繞不開、最重要的稅種就是個人所得稅。2019年,我國個人所得稅改革向前邁進實質性的一步,但從促進共同富裕的角度來看,仍有提升的空間。比如,哪些所得稅還能納入綜合所得,累進稅率如何設計才能更有效地促進橄欖型社會構建,基本費用扣除制度如何定位,扣除標準如何設定才能更好地實現個人所得稅的功能等。個人所得稅制度和政策制定與慈善捐贈、養老保險等密切相關,因此個稅不但影響再分配,也影響第三次分配,還與我國老齡化社會諸多問題密切相關。

深圳市前海稅務局工作人員幫助納稅人填寫個人所得稅申報表格(資料照片)。新華社發(深圳市稅務局供圖)

  此外,諸如消費稅等稅種也與收入分配有關,因此需要通盤設計未來的稅制改革,強化其對收入、財產等的分配調節作用。

稅收該如何參與數字財政的建設?

  梁季:我國數字稅收的建設由來已久,可以追溯到1994年的“金稅工程”,它對打擊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確保增值稅制度的建立發揮了重要作用。近年來,電子發票的推廣使用,個人所得稅申報納稅APP上線,這些都表明我國稅收事業正在向數字化、智慧化方向縱深發展。

  在稅收征管向數字化推進的同時,我們還應關注數字經濟給國內稅制和國際稅收帶來的影響與挑戰,深入研究完善能夠體現數字經濟特征的稅制體系,確保數字經濟發展帶來的新稅源納入征稅體系,體現稅收公平原則,實現稅收籌集收入的功能,又要利用稅收調節功能引導數字經濟規范發展。

監制:唐心怡
編輯:周佳苗
校對:孫惠


分享到:
全媒體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