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劇《五星出東方》“點史成詩”

發表時間:2022-06-07 17:40作者:記者 荀超 實習生 王卓來源:封面新聞

舞劇《五星出東方》“點史成詩”

  女主角古麗米娜:演繹文化交融魅力

  茫茫沙漠上,一群考古科研人員在新疆尼雅遺址發現了寫有篆體漢字“五星出東方利中國”的漢代織錦護臂,打開文物的那一瞬間,他們從現代穿越到了2000多年前的漢代,舞劇《五星出東方》就此拉開了帷幕。

  借助舞蹈家們的絕美舞姿,該劇為觀眾上演了一場“點史成詩”的動人想象,并大受好評。日前,該劇女主角“春君”的扮演者、著名青年舞蹈家古麗米娜·麥麥提(以下稱“古麗米娜”)接受封面新聞記者獨家專訪,講述舞劇《五星出東方》帶給她的觸動。



  用童心詮釋角色

  “調整心態,重返青春”

  由北京演藝集團制作,王舸任總導演、許銳編劇、楊帆作曲、劉科棟任舞美設計、陽東霖任服裝設計的舞劇《五星出東方》,借在古絲綢之路新疆和田地區出土的“五星出東方利中國”漢代織錦護臂,講述了漢朝戍邊將領與北人之子、精絕首領之女“春君”如何化干戈為玉帛的故事。該劇以考古現場挖掘出的織錦護臂為引子,叩開了時光隧道。在首輪、二輪巡演中,場場爆滿?!板\繡”“燈舞”等經典片段更是在今年多家衛視元宵晚會上迷倒大批觀眾,以至于線下演出一票難求。

  劇里,古麗米娜飾演的“春君”舉手投足間洋溢著少女的天真爛漫,活潑的跳立一個接一個,讓不少觀眾邊看邊“姨母笑”。劇外,古麗米娜已經為妻為母,現任中央民族大學舞蹈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戲里戲外不同身份的轉變,曾讓她一度找不到感覺,其中一段雙人舞更是她此前從未接觸過的。身份的轉變、不同舞種的展示,都給她帶來了不小的挑戰。

  “我第一次跳舞劇,加之演繹少女角色,最開始完全找不到‘春君’這個人物的感覺?!比欢?,少女式的天真是舞劇《五星出東方》的“戲眼”,也是推動北人之子與戍邊將領和解的關鍵。因此,讓自己重返青春成了古麗米娜的首要任務。排練前夕,遲遲不能入戲的她非常著急。直到一句“俗話”點醒了她——“要保持一顆童心?!?/p>

  古麗米娜笑言:“保持童心和表現童心是兩碼事,我觀察自己孩子的舉動,在日常生活中慢慢放飛自我,打扮上也往減齡上靠?!弊詈?,經歷了一次次地排練、磨合、商榷,古麗米娜與少女“春君”融為一體?!啊壕钤谖饔蜻@片凈土上,是一個特別純真的人,對外面的世界充滿了好奇?!痹诠披惷啄瓤磥?,“春君”的天真浪漫會讓所有人產生共鳴,“她很真誠,所以我要讓自己更貼近角色,要有重返青春的感覺?!?/p>

  手指骨折仍堅持演完

  “戲大于天,觀眾大于天”

  風沙漫卷,大漠茫茫;燈光微火,盛世氣象?!盁粑琛薄板\繡”等舞蹈在科技感十足的舞臺上接連上演,讓觀眾驚嘆連連。但全劇除了“燈舞”具有西域樂舞元素外,其他部分大多是現當代舞蹈語匯,這讓跳民族舞的古麗米娜犯了難。

  “現當代舞不是我的最強項,而且還要塑造人物,通過這一次排練我深刻感受到不是所有演員都可以當舞  劇演員。舞劇演員需要具備非常全面的綜合能力?!眲≈?,甚至還有一段古麗米娜從未接觸過的雙人舞,備感挑戰的同時,也讓她覺得這是個絕佳的學習機會。她一遍遍摸索、練習,最終完美地塑造了“春君”這個人物,也極具感染力地呈現了雙人舞,讓許多觀眾感嘆“嗑到了”。

  而且,不同于話劇、音樂劇可以用臺詞來表達人物的情緒和劇情,舞劇演員必須全程用舞蹈來表演,甚至要用好幾段舞蹈才能傳遞一句臺詞的信息量。兩個小時的表演時長,再加上劇中為了表現少女的活潑,有大量的跳躍動作,這對古麗米娜的體力無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既要上課又要照顧孩子的她只能在排練場外不斷給自己“加小灶”?!芭_上十分鐘,臺下十年功,每次練功都是在跟自己的身體做斗爭?!庇盟脑捳f,就是“要與地心引力對抗”。

  平時,古麗米娜非常注重個人保養和體能鍛煉,力求與人物形象貼合。她透露,導演王舸給自己下了“軍令狀”:“春君”不能長胖。授課之余仍堅持每天練功的古麗米娜,也曾因為這條要求壓力倍增?!澳呐率? 疫情隔離在家期間,我也買了地板膠天天在家里練?!彼蛉しQ,自己的狀態和體力完全是被“逼”出來的。

  練得再多,磕磕絆絆、跌倒受傷也是常有的事兒。古麗米娜回憶,2021年9月最后一場巡演中,她先是因為前一天的排練扭傷了脖子,正式演出演到抓北人之子衣領的戲份時,手指又突然傳來一陣鉆心的疼痛。

  “當時我就想,要么是軟組織挫傷,要么就是骨折。但管不了了,在舞臺上就是戲大于天、觀眾大于天?!彼龍猿值窖莩鐾瓿?,去醫院拍片確診手指骨折。但沒  隔多久,等傷稍微養得好點后,古麗米娜又馬上進組訓練了,“因為每個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對生命的辜負?!?/p>

  帶觀眾進入童話世界

  “多民族融合的視聽盛宴”

  近年來涌現了不少優秀舞劇作品,跟《五星出東方》一樣,都是在用年輕觀眾喜聞樂見的舞蹈形式,來傳遞傳統文化背后的內涵與力量。舞劇《五星出東方》的創作原型,由于年代過于久遠,留給主創人員的只有“五星出東方利中國”以及“奉謹以瑯軒一致問春君,幸毋相忘”這寥寥數語。但也正因為線索稀缺,反倒給了創作團隊無限的想象空間。

  經歷了數次的打磨、推翻與重來,《五星出東方》最終敲定了代表精絕城西域風的“燈舞”、漢朝中原風的“錦繡”,以及后面編創的融合舞等內容,為觀眾呈現一場多民族融合的視聽盛宴。古麗米娜坦言,自己表演的時候特別歡快,“仿佛進入了童話世界,非常美好?!?/p>

  在新疆這個歌舞之鄉長大的古麗米娜,熱衷于以舞為媒,向觀眾傳遞文化的魅力?!懊褡迦诤?、民族團結是《五星出東方》的精華,展現了文物背后的文化融合?!惫披惷啄日f,“這部舞劇仿佛在給家鄉寫情書,表達對家鄉的熱愛和感恩?!?/p>

  除了舞劇,古麗米娜還參加過多檔綜藝節目,并主演了歌舞電影《你美麗了我的人生》。在舞臺上閃閃發光的她,私下卻沒有什么業余愛好,時間幾乎都被教學、跳舞所占據。她坦言,作為一名青年舞者、教師,是背負著一定的責任和義務的:“我希望通過每一次起舞,傳遞我們優秀的傳統文化、民族文化和舞蹈文化,傳遞藝術的力量?!?/p>

  封面新聞記者 荀超 實習生 王卓


分享到:
全媒體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