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釋法|采油廠女工暈倒工作崗位 認定工傷決定書能否判令撤銷

發表時間:2022-07-10 15:20來源:法鼎時評


一、基本案情

2019年12月29日早6:20許,陜西省延安市志丹縣某油田采油廠化驗員王娜在儲油罐頂部取樣化驗時,受到混合氣體傷害后,逐漸出現頭暈、頭疼、惡心、嘔吐、胸悶等癥狀,站立時突感眼前一片黑暗就昏迷過去。半醒半迷中,頭疼厲害、呼吸困難、淚流不止,掙扎中下意識走到罐底,回到值班室后就暈倒在凳子上,同事說,王娜油氣中毒了,單位馬上送她去醫院治療。

在送往醫院途中,王娜手腳一直發抖。到了志丹縣醫院后,醫生給她輸了液,同時趕來的單位領導竟然說:“這是平時營養不良、貧血所導致的”。當晚,王娜本人及家屬一致強烈要求轉院治療,單位不同意,直到志丹縣醫院出具了“建議:到上級醫院進一步確診”的診斷證明后,單位派車、派司機支付5000元治療費同意轉院,并承諾隨后跟進治療費用及陪護人員。

王娜轉院到延安大學附屬醫院后,該院診斷為“混合氣體中毒?”并按此治療,先后吸了50多次高壓氧治療,住院29天后病情逐漸好轉。2020年因疫情爆發,醫生建議王娜回家休息,出院后王娜自感身體輕飄、暈乎,似乎沒有完全康復,2021年9月又到延安市人民醫院再次復查,診斷為:“混合氣體中毒”。2020年疫情平穩后,王娜及家屬先后六、七次找采油廠要求解決工傷待遇問題,未果。

萬般無奈之下,王娜到延安市志丹縣人社局申請認定工傷,志丹縣人社局出具了(2021)17號《認定工傷決定書》,該決定書載明:王娜受到的事故傷害,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項之規定,屬于工傷認定范圍,現予以認定為工傷。2021年12月3日,延安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2021)1233號《初次鑒定結論書》載明:“經勞動能力鑒定專家組鑒定,你目前的傷殘情況,符合傷殘九級第2條;勞動能力障礙程度:九級傷殘?!?/p>

為限止王娜享受工傷待遇,采油廠向延安市寶塔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將志丹縣人社局列為被告、王娜作為第三人告上法庭,要求撤銷延安市志丹縣人社局《認定工傷決定書》。

二、訴訟過程

采油廠訴稱:

一、事實采信存在錯誤。根據視頻監控顯示,王娜從2019年12月29日6時42分罐頂取樣到52分下罐一直處于活動狀態,7時09分自行離開,并未暈倒且致受傷,認定的事實與實際情況完全不符。

二、本案的法律適用有誤?!豆kU條例》第十四條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工傷:“(一)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本案中,第三人王娜遭受混合氣體中毒,符合該條規定,王娜遭受混合氣體中毒從而認定工傷的事實證據不足,其入院診療的行為并不是工作原因導致的。

三、雖然延安大學附屬醫院以“氣體中毒?”之診斷收住院,但根據書寫表達來看,延大附院診斷王娜為混合氣體中毒顯然是存疑的,否則不會用問號。該院不具備診斷氣體中毒的條件,因為是否氣體中毒需要經專業的儀器進行測量。

基于上述事實,原告認為被告以第三人王娜系混合氣體中毒從而認定工傷的事實證據不足,現有的證據并不能排除王娜本次診療行為系自身疾病導致。

志丹縣人社局辯稱:

被告《工傷認定決定書》,認定第三人王娜構成工傷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充分、適用法律正確、程序合法,應當駁回原告訴訟請求。

首先,第三人王娜系原告職工,雙方之間存在勞動關系,志丹縣勞動仲裁委(2020)第96號裁決書,對于雙方勞動關系予以確認,該裁定書已發生法律效力。

其次,第三人王娜2019年12月29日在罐頂取樣時暈倒受傷,被告在收到第三人工傷認定申請書后,派工作人員與王娜本人進行事實調查,并調查了其同事,調取了王娜當時工作時的視頻監控。結合多方資料,可以基本確定,王娜工作時暈倒并送醫院治療。住院后,延安大學附屬醫院診斷為“1.混合氣體中毒?、 2.腦白質病變1級、3.右側腦室前角旁小陳舊性梗死灶、4.泌尿系統感染”。

被告經過會議集體討論,大家一致認定:第三人王娜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一項“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情形,給予工傷認定。

第三,不構成工傷的舉證責任在于用人單位,除非用人單位有足夠的證據證明王娜的住院屬于其自身疾病,否則,按照工傷認定中保護職工、合情合理、無過失補償等原則,應當從有利于職工的角度出發,認定構成工傷。

第三人王娜述稱:

志丹縣人社局(2021)17號《認定工傷決定書》認定事實清楚、正確、證據確鑿、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符合法定程序,人民法院應依法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延大附院出院記錄:

患者王娜入院時:以“頭疼、頭暈、惡心、乏力4天”之主訴入院,4天前患者上班于原油罐旁取樣時,聞到罐內氣體后,逐漸出現頭暈,頭疼,惡心,嘔吐,胸悶,站立時感覺雙眼黑蒙,暈倒在地,出現意識障礙。大約10分鐘后自行蘇醒,醒后仍感覺癥狀明顯,急來我院急診科,行高壓氧治療及輸液,對癥治療后,仍感到頭暈、頭痛、乏力,今為進一步診治,門診以“氣體中毒?”之診斷收住入院。
入院診斷:1、混合氣體中毒?;2、腦白質病變—Fazekas1級;3、右側腦室前角旁小陳舊性梗死灶;4、泌尿系感染。入院后給予高壓氧、營養神經、改善腦循環代謝、營養支持等治療。

在訴訟過程中,采油廠向法院提出鑒定申請,請求法院委托具有相關資質的司法鑒定單位對第三人王娜是否遭受氣體中毒進行鑒定。2022年4月上旬,陜西某司法鑒定中心受寶塔區法院委托,以鑒定事項:“王娜(腦白質病變)是否遭受氣體中毒(所致)”予以鑒定。該鑒定中心專家會診說明:“腦白質病變”就是指“腦皮層下多發缺血灶”;“Fazekas1級”是最低輕度的一種分級標準。鑒定意見:“根據王娜所提供的2019年12月29日后所拍頭顱MRP片所示的腦白質病變,用吸入氣體中毒不能解釋?!?/p>

法院判決:

延安市寶塔區人民法院行政判決本案爭議焦點:“第三人王娜在工作時間、工作場所內受傷是否系工作原因致傷?!备鶕乘痉ㄨb定中心作出的司法鑒定意見書,鑒定意見:“根據所提供的王娜2019年12月有29日后拍頭顱MR片所示的腦白質病變,用吸入氣體中毒不能解釋?!鄙鲜鏊痉ㄨb定意見書所作出的結論,是依據王娜的鑒定資料及影像資料片,經鑒定專家會診、分析后所得出的鑒定結論,該司法鑒定意見書程序合法、符合客觀事實,本院予以確認?!豆kU條例》第十四條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工傷;(一)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

據此,結合本案查明的事實及上述司法意見書的鑒定結論,第三人王娜受傷并非工作原因所致,不符合上述法律規定,依法不應當認定為工傷。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之規定,撤銷被告志丹縣人社局(2021)17號《認定工傷決定書》、支付原告4000元鑒定費。

三、律師觀點

針對本案,國內一些著名律師紛紛提出不同觀點,甚至對法院的判決提出質疑。

首先,第三人王娜的病情有兩項:一是“混合氣體中毒”;二是腦白質病變。中毒和腦白質病變到底有沒有直接關系?延安寶塔法院委托的司法鑒定中心鑒定的結論為:“腦白質病變,用吸入氣體中毒不能解釋?!边@是一個風馬牛不相及的結論?!安荒芙忉尅钡降资遣皇且驗榛旌蠚怏w中毒?仍然沒有一個明確的結論,該結論沒有唯一性,要么是因為混合氣體引起的中毒、要么就不是?更何況原告自己也是要求鑒定第三人是否遭受氣體中毒?是一種因果關系鑒定,該鑒定中心卻做出了“不能解釋”這一結論?律師們不明白寶塔法院、某法鑒定機構為啥私自更改原告申請鑒定事項:“王娜是否遭受氣體中毒”為王娜腦白質病變是否遭受氣體中毒所致?并且更改這一事項也沒有經過申請人--采油廠同意簽字的情況下,而法院最后竟然以這一次鑒定結論為依據,撤銷了人社局的《認定工傷決定書》。

其次,志丹縣人社局作出的工傷認定是否合法?人社局根據王娜提供的一系列證據深入現場、了解情況、咨詢當事人, 最后結論就是混合氣體中毒。程序合法,該行政機關作出的結論是一個核心的結論,而法院怎么能重新再做一個司法鑒定?進而來推翻該工傷認定?如果法院要重新鑒定,則必須是在工傷認定期間內,你不能重新開辟個渠道,推翻行政機關已經認定的工傷結論?這是完全否認不了的,沒有法律依據的,寶塔區法院該辦案人員涉嫌濫用職權。

三是,寶塔區人民法院審理撤銷工傷認定之訴屬行政訴訟,法院只能對被告志丹縣人社局作出的(2021)17號《認定工傷決定書》的合法性、事實的客觀性、程序及法律適用等方面依法審查。 根據《行政訴訟法》及其司法解釋的規定,人民法院如果認定行政機關認定事實不清,可以判決撤銷,并不需要對事實進行司法鑒定,即使需要鑒定也應在工傷認定期間鑒定,由行政機關即志丹縣人社局組織鑒定,再由人社局根據鑒定結果綜合全案證據和相關事實,再作出行政處理決定,而寶塔區法院如此辦理該工傷認定案明顯違法。

四是,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相關規定,用人單位必須在一個月內給職工認定工傷,勞動者則是一年之內認定工傷。而采油廠拖而不報、不認定工傷,無奈,王娜只好自行進行工傷認定。對此,采油廠對上班20年的職工否認其勞動關系,后王娜又去勞動仲裁部門確認了勞動關系;

事發以來,王娜的數月工資被停發, 以及社保繳納狀態都極不正常,嚴重違反勞動法的相關規定;請問采油廠油廠,你們為何不遵守勞動法之規定?何以沒有人性和黨性?

五是,志丹縣人社局嚴格依據《工傷保險條例》、《工傷認定辦法》規定辦案;并于2021年7月1日作出了(2021)17號《認定工傷判決書》!志丹縣人社局經過一番努力,作出的工傷認定竟然被寶塔區法院一紙判決給撤銷了?該法院如此辦案,讓當事單位志丹縣人社局情何以堪?法律的莊嚴、權威蕩然無存,直接導致第三人王娜的合法權益最終喪失。

六是,結合本案,延安市寶塔區人民法院(2021)陜0602行初90號行政案件辦案法官歸納案件爭議焦點:“第三人王娜在工作時間、工作場所內受傷是否系工作原因致傷”,此認知明顯不符合《行政訴訟法》第六條規定,應當為:“被告志丹縣人社局作出的(2021)17號《認定工傷決定書》是符合法?”一審法院爭議焦點是錯誤的,判案結論豈能正確?!

四、全國司法鑒定專家觀點

一些全國司法鑒定專家認為:針對此案,法院判案首先要尊重客觀事實,該案核心是第三人王娜是否遭受油氣中毒?其實有一個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對第三人王娜的頭發進行鑒定,其次就是血液鑒定,但要事發時馬上鑒定,很快就有結果,否則血液就會新陳代謝。

是不是所有司法鑒定結論都能作為行政訴訟中的定案依據呢?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要弄清楚什么是鑒定結論?它作為一種獨立的證據有以下幾個特點:一是鑒定人對案件中的專門性問題進行鑒定后提出的結論性意見;二是鑒定人將自己的專業知識,用于分析、研究案內有關專門性問題的結果;三是鑒定結論是證據材料的一種,是否能夠作為定案的依據,要經過法官的審查、判斷。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十二條規定,對被告在行政程序中采納的鑒定結論,原告或者第三人提出證據證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不予采納:(三)鑒定結論錯誤、不明確或者內容不完整的,這些鑒定結論不能作為行政訴訟定案證據的法律依據。結合本案,某司法鑒定中心的結論是不具有唯一性的,怎能作為判案的依據?

三是,鑒定結論合法性審查,是人民法院對證據審查的一種,都要認真對待,不要過于迷信鑒定結論。鑒定結論是否準確、合法、有效,關系到人民法院能否公正的處理案件,能否真正實現司法為民的宗旨。

四是,行政審判不同于民事審判,有其特殊性,是人民法院對行政機關已經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進行合法性審查的訴訟活動。應從證據是否充分、事實是否清楚、適用法律法規是否正確、是否符合法定程序等方面,對已經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予以司法審查,無權代替行政機關作出處理決定。結合本案,志丹縣人社局已經做出的《認定工傷決定書》認定事實清楚、正確、證據確鑿、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符合法定程序,法院怎么就判決撤銷了呢?

綜上所述,希望在社會各界的大力支持和共同關注下,該案件能夠得到一個公開、公平、公正的判決;更希望我們的人民法官們能夠捍衛人間正道,留住世間溫情,手擎正義之劍懲兇除惡,彰顯黑色法袍之神圣莊嚴,為人民的合法權益伸張正義、保駕護航。

來源:法鼎時評

聲明:轉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


分享到:
全媒體區